点击量:8

沉迷于天朝历史,还会让我们从上到下都潜移默化地陶醉于天朝历史中最为核心的东西:权谋术。

某种程度上,权谋术是贯穿整个天朝历史的核心主线。对一个人的自我境界来说,最大的满足可逻辑,但不是法治的核心逻辑,甚至是法治的阻碍,因为法治的核心要义就是将权谋术的适用范围缩小到最小。而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家是不可能能确实是赢得生杀予夺的权力——这种权力太有快感了。但是,这种对个人的自我实现,恰恰是对社会和国家的最大伤害。权谋术是人治的核心真正实现现代化的。

因为天朝自古以来从上到下都是人治,所以在看起来特别强调集体的表面之下,绝大部分个人都是“破坏性”的个人主义者:我们都希望别人遵守我们为他们定的规矩,但是,我们自己都不想遵守规矩,特别是别人订的规矩——有权力的人尤其如此。这一点在天朝历史和当下天朝官场的各种乱象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人民也不傻:既然有权力的人都不守规矩,那我们平民百姓又何必守规矩呢?因此,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只要不守规矩没有代价,那我们就不要守规矩。

于是乎,在看起来似乎特别强调集体的天朝,一遇到需要在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作出选择的时候,许多人,甚至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个人利益。这背后的缘由是,我们所谓的“集体主义”几乎都全部是强权驱使的结果。而一旦没有强权的驱使,而且集体需要个人做出牺牲的时候,我们没有个人自觉根基的集体主义便会烟消云散。

 

天朝封建皇权的故事基本是这个样子:
1、启用大量贪官,
2、迫使少许清官变成贪官,
贪腐,是维护江山的必要手段,反贪,是贪腐一个必要的表演环节。
明熹宗不杀魏忠贤,而留给崇祯来杀;乾隆不杀和绅,也留给嘉庆来杀。还有不少这样的例子。
这说明,先D并不是从国法和道德来看这些贪官的,而把他们当工具来使用的。

南北朝时期宇文泰,为一统天下曾遍访天下贤才。有天他遇到了号称有诸葛亮之才名的苏绰,向其讨教治国之道。两人一见如故,密谈三日三夜。
宇文泰问:“国何以立?”
苏绰答:“具官。”
宇文泰问:“如何具官?”
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
宇文泰有些纳闷:“为什么要用贪官?”苏绰答:“无论打江山还是坐江山,都需要手下人为你卖命,可让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有好处,你并没有那么多钱,只好给权,让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文泰问:“贪官得了好处,我有什么好处呢?”苏绰答:“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他就拼命维护你的权,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江山不就巩固了吗。”
宇文泰又问:“既然用了贪官,为何还要反?”
苏绰答:“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用贪官,就必须反贪官。
你看
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
以反贪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话的贪官。
这样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
其二、官吏只要贪污,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哪敢背叛你,只会乖乖地听你的话。
所以,‘反贪官’驾御贪官的法宝。如果你所用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要是不听话,你哪儿有借口除掉他。假使硬行除掉,也会引来民情骚动。所以必须用贪官,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宇文泰大喜,苏绰忽反问:“如果你用太多贪官而招惹民怨怎么办?”宇文泰一惊,急急请教:“先生有何妙计?”苏绰答:“这就是奥妙所在,加大宣传力度,祭起反贪大旗,让民众认为你是好的,不好的只是那些贪官,把责任都推到他们的身上,让民众知道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并非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

对那些民怨太大的官吏,宰了他!为民伸冤的同时,再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不负搜刮民财之名却得民财之实惠。
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贪财来实己腰包,这才是权谋的最高境界。”
宇文泰如醍醐灌顶,十年用心用力,终成一时霸业。

有个叫萧何的人与他的门客也有一次对话。
那时萧何已月下追过了韩信,项羽亦在乌江抹了脖子,刘邦正与异姓王最后一搏
为支持刘邦在前线打仗,萧何在后方大力督办后勤、安抚体恤人心,老百姓很拥戴他。

有段时间刘邦特别爱打听萧何在干什么,使者如实回答“安抚、体恤之事而已”。

刘邦听后,沉默不语。
消息传到后方,门客大惊:“看来萧相国你不久便会满门抄斩了。”

萧何不解:“我克己奉公,何来满门抄斩之灾?

门客:“自入关之后你便兴水利、办实事,深得百姓拥戴,身居相国之位竟从不贪污,还曾把家产拿出来以做军资,这就不合常规。
老大屡次打听你在干什么,难道不是怕你借民心、民意图谋不轨吗。”
萧何深知刘邦性格,黯然:“如何?”
门客说:“你为什么不干点贱价强买强征农田、掠夺民财之事,以污自己名声,让老百姓都骂你,老大自然就放心了。”

萧何想了想,依计而行,强买民田及掠人钱财,竟至闹到群众当街举报的地步。刘邦接到探报,不怒反喜,班师回朝时指着萧何取笑:“你这个人,身为相国,跟小老百姓争什么争啊,哈哈!”
萧何,遂得善终。

 

中国历史上皇D可任意征用和没收私人财产。皇D知道如果“富商大贾富过王候”,则意味着他的Z治垄断地位将受到挑战,对这种挑战的敏感,往往是对G朝换代危险之警惕。所以,中国多数朝代不允许独立的商人富过王侯。

私有财产制度的政治功能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私有财产制度的发达,使社会结构多元化。政治精英,中产阶级,企业家阶层会同时出现。如果没有私有财产制度,那么大部分人就没有创造财富的动力,贫富差距就会极大,暴力G命和民粹主义就会不断出现,从而掉入“G命民主主义”的陷阱。
2.私有财产制度的发达,可以使知识分子的出路多元化。当经商可能比当官更富有、地位更高时,恋权不退和秀才落第造反的可能性都大大减少了。俄国和南美的多次暴力G命都是由落魄知识分子搞起来的。这都与私人财产制度不发达有关。
3.没有发达的私人财产制度不可能有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团体。许多中国古代士大夫针贬时弊,为民请命。但是由于没有独立的中产阶级,这些士大夫都是小骂大帮忙,不过是当权者的玩偶罢了。
4.私有财产制度具有将政治动乱与经济活动隔绝开来的作用。美国大选时,政治机器会有短暂的停顿,但这并不会影响经济的正常运转。

当一个国家,有一个富过Z府官员的强大中产阶级,有一个独立于Z府权力的强大的中间社会,这样很多人收入比公务员高,社会多元化结构产生,自然而然能带来制度创新。

 

《红楼梦》第九十一回贾宝玉: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源起佛经中的一则故事,警醒人们”在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

一日,佛祖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问一商人:”在世俗的眼中,你有钱、有势、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妻子,你为什么还不快乐呢?”

此人答曰:”正因为如此,我才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佛祖笑笑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某日,一游客就要因口渴而死,佛祖怜悯,置一湖于此人面前,但此人滴水未进。佛祖好生奇怪,问其之原因。

此人答曰:“湖水甚多,而我的肚子又这么小,既然一口气不能将它喝完,那么不如一口都不喝。”

讲到这里,佛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那个不开心的人说:”你记住,你在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弱水有三千,只需取一瓢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