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量:11

曾经担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领导美国就中国加入WTO的谈判长达17年之久;担任过副国务卿;担任过世界银行行长;2005年他曾经提出一个著名的概念,希望中国做“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这样一个人可以说既非常了解美国政治精英们的想法,也非常了解中国的问题和中国政府领导人的想法吧。
9月16日,佐利克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有一个讲话。他说:
“我今天并不是代表特朗普政府来发言,我觉得他们也不希望我来代表他们发言。我在美国也解释过我对现在美国政府政策的不同意见。我想给中国朋友一个警告,也就是美国对中国的担忧不仅只局限于特朗普政府。假设中美关系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后、或者2020年大选之后回到过去是不太现实的。我主要有四个方面的担忧:

第一、国企的作用。在外界看来,中国好像转向了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我们担心中国私营企业没办法公平竞争。”

第二、我在过去10年观察到的美国和其他国家以前非常支持和中国的友好关系,现在变得越来越沮丧。因为他们需要进行强制的技术转让,可能会有监管方面对竞争的限制,以及对知识产权的窃取等等。以前的商界是非常支持中美关系的,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扮演这个角色了。”

第三、中国制造2025,对某些人来说,看起来好像是要在未来统治科技行业。我知道中国需要向高端转移,尤其是中国的劳动力在不断缩小。我也理解中国人认为中国制造2025是他们的期望。但是,和外国人沟通的时候,有的时候会觉得这是非常可怕的,中国的需要是基于自主创新,是基于保护主义,基于补贴,以及对海外科技企业的收购。美国的这种担心,我读到的最好的一份报告是来自欧盟在中国商会的报告。”

第四、中国的外交政策,从以前邓小平时代的自我克制转向现在这种非常自信的大国外交,我想是有一些差别的。我想帮助大家理解,除了特朗普政府以外,其他的美国阶层对中国态度的转变。我参与了中国加入WTO历时17年的谈判,后来是巴尔舍夫斯基接替我。现在中国加入WTO时的那些衣服已经不合身了。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做出了很多承诺,可能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做出了更多的承诺。但是,现在中国的平均关税还是9%点多,是其他国家的3倍。像我这样的人就很难向特朗普总统去解释为什么中国对美国的汽车进口关税是25%,而美国对中国汽车的进口关税却是2.5%。”

佐利克对中国所提的那些不满或诉求,至少有一半不也是中国人自己的不满或诉求吗?包括:国进民退、歧视民营或私营企业、监管限制竞争、知识产权保护不力、关税太高等等。
说到底,解决或缓解中美贸易战与恢复或提振国内经济,原来就是一回事儿。没有那么复杂,其实很简单。就看做还是不做。

那些事情,是美国人的关切或诉求,不同样是我们自己的关切或诉求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