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量:17

天朝渣男图鉴(最全完整版)+芝加哥对比:

「天朝渣男图鉴」发布的48小时内,徒有琴的心情几度起伏

这首翻唱源自著名音乐剧《芝加哥》的选段「监狱探戈」(cell block tango),原作是六个女囚犯杀死丈夫的故事,中文版借鉴了这一设定,以「胡同」「萨克斯」「龟儿子」「哔哔」「十四楼」「妹儿睡着」的关键词引出了源自中国真实事件改编的六段“谋杀渣男案”。

在微博上刚一发布,「天朝渣男图鉴」迅速引起共鸣,网友的自发传播让这条视频转发量迅速过万,登上当日热搜,创作组“全体小伙伴都吓呆了”。

第二天下午,出门为自己的原创音乐剧演出洽谈合同的徒有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妈妈在电话那头说:“你的作品被删了”。

徒有琴吓了一跳,打开微博,看到了这样的系统消息。

终于,一头雾水的她在朋友的提醒下,知道了“小桔科技”的来头。她把情况发送到自己的创作小群中,一瞬间,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11月2日,「天朝渣男图鉴」的“绿色版”再次上线。这一版的“滴滴”变成了“哔哔”,言辞也更为犀利,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在微博上又已经获得了超过90000次转发,热度更胜之前。

有人质疑,这是否是正在中国巡演的《芝加哥》的一次营销?我们特地向徒有琴和《芝加哥》的中国制作方求证,获知的结果是:两方目前还尚未结识,是一次纯粹的自发行为

正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就读的徒有琴,在「天朝渣男图鉴」之前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古风音乐圈一位颇有名气的曲作者。

在B站上能看到,徒有琴自17年底开始发布音乐剧中文翻唱视频,从播放量上来看,应者寥寥。而这次的「天朝渣男图鉴」,获得的关注远不止从前百倍。

徒有琴是在两年前突然爱上音乐剧的。

当时,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读书的她,阴差阳错地去帮北大的一个原创音乐剧《大鼻子情圣》作曲,从此一发不可自拔。

徒有琴第一次看的音乐剧是法语《罗密欧与朱丽叶》。

“看完我就疯了。”

和大多数粉丝一样,她一边在网上疯狂地搜索音乐剧视频,一边尽可能的多去剧场。

徒有琴觉得,原来自己喜欢的古风圈子已经够小了,而音乐剧更是小众中的小众

但是,明明是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就流行不起来?

和大多数非专业的粉丝不一样,读作曲系的她很快地思考起来,为什么音乐剧在中国市场上还不够火。得出的结论是:文化差异

现在国内的中文译制音乐剧,更多的是一字一句的忠于原著。而徒有琴觉得,想要让中国人喜欢,就得胆大起来。

在她所主导创作的音乐剧中文翻唱中,在维持原意的情况下,大家会对歌词进行大幅度的再创作,让它们更符合中国人的阅读习惯,也更贴合中国人的心理。

「天朝渣男图鉴」的原作《芝加哥》,充满了黑色幽默讽刺意味。原作剧情中,由于媒体宣传和群众的推波助澜,两个真正有罪的女犯人被无罪释放,并借监狱经历大肆炒作,成为了当红名伶。

在被称为「监狱探戈」的著名段落里,六位女囚唱出了她们杀死丈夫的心声(其中一位是被冤枉的,而最后被判死刑的只有这一位被冤枉的女人)。丈夫爱吹泡泡糖,外遇被丈夫发现,丈夫和妹妹出轨……都成了她们杀人的理由。

经过朋友的推荐,徒有琴在去年10月喜欢上了音乐剧《芝加哥》。

她一开始没想过翻唱这部作品——「监狱探戈」又长又复杂,还是国人不熟悉的爵士风格。此外,剧中的外国女囚犯强势而冷血,似乎不太符合中国女生的实际情况。

转眼到了今年1月,一系列针对女性发生的恶性社会事件接连爆发,徒有琴坐不住了。

“就网上一个又一个的那种令人非常心寒的事,我看到这种新闻就是思考,人的底线在哪里?”

她同词作者狐不举说:我们可以翻唱《芝加哥》了。

创作「天朝渣男图鉴」对徒有琴和她的小伙伴们来说,只是常规操作。之前的8首中文翻唱歌曲,都只在小圈子之中转发,就连熟悉的ID都是那么几个。她们也完全没有想过去“蹭热点”。

严格意义上说,「天朝渣男图鉴」甚至算不得一个“团队作品”。这个作品的参与者是徒有琴多年来因为音乐结识的网友,有一些甚至是临时邀请。

徒有琴甚至不太清楚狐不举的具体信息,只知道对方在上海。而在此之前,她们俩因为古风音乐已经认识多年,一起合作过四五首歌。

“我俩属于神交。”

像往常一样,徒有琴负责提供大概思路,狐不举负责进一步细化并最终成词。用六种不同的方言来演绎这首作品,是狐不举的主意。

狐不举希望,通过方言的形式,可以让大家了解到,发生在这些女性身上的遭遇,和全国各地的女性都息息相关。

而歌曲中,操着「京」「沪」「川」「湘」「粤」「鲁」等方言的歌手和创作者们,也因为这支翻唱歌曲,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在歌词创作的过程中,大家都会一起商量讨论,共同修改。

六位歌手和狐不举一样,也定居在各地。她们拿到徒有琴和狐不举的词曲,添加自己的方言元素进行演唱,用家里的设备录好音,分别打包上传。

在音频接近完稿的时候,有个问题浮现,视频怎么办呢?这个已经深度中国化的版本不再适合用《芝加哥》原作的影像,而二次元歌手大多不愿真人出镜,是个不小的问题。

同样是音乐剧粉丝的Coser荼罗此时出现,在拿到歌曲之后一人分饰六角,成就了如今的这个版本。

作词、编曲、演唱、出镜、和声、后期、视频,大家各有本职工作,从一月份开始筹划的视频,历经了八个月的制作过程。

「天朝渣男图鉴」中的男人们,相比原作,“该死”的多。

「胡同」中的丈夫不仅出轨,还用记事本记下了所有出轨对象的代号。帽儿胡同是爱玩上面的,菊儿胡同是爱玩下面的,而自己的妻子则是死胡同。

「萨克斯」中的丈夫表面温柔儒雅,背地里却用萨克斯殴打妻子。妻子愤而反击,用萨克斯击杀了丈夫。

「龟儿子」中的丈夫自己不育,却溺杀了收养来的孩子。妻子把丈夫推进了嘉陵江,用同样的方式了结了他。

「哔哔」中女生的前男友每天开车跟踪骚扰她,而女生最终把前男友烧死在车里。

「十四楼」中的女生,和原作一样,是唯一无辜的。她和男友同居在自己的十四楼小屋里,男友自己藏毒,却报警嫁祸给女友。

「妹儿睡着」中的丈夫,为了两万块钱的“阴婚”彩礼钱,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捂死了。妻子杀了他,让这个禽兽不如的父亲也到阴间去喝女儿的喜酒。

不仅是故事惊世骇俗,「天朝渣男图鉴」的歌词也非常值得品味,不乏与原作相同的黑色幽默

在丈夫杀死收养的“龟儿子”之后,妻子溺死了丈夫:

“那龟儿子的爸爸也该潜水底嘛,嘉陵江够他扑腾耍子了。”

另一位妻子用萨克斯还击了家暴丈夫:

“梆!比吹出来还好听。”

在这样犀利的黑色幽默背后,隐藏的是深深的凄凉。「监狱探戈」中冷血无情的女杀手的确应该为所犯的罪行受到惩罚,而「天朝渣男图鉴」中的女生,则更多的是出于无奈的报复和还击。

「监狱探戈」中有一句歌词,是女杀手们为自己的开脱时唱的:“It was a murder, But not a crime!”(这是谋杀,却不是犯罪),事实上,这句歌词来形容「天朝渣男图鉴」中的姑娘们,其实是更为合适的。

在歌曲的创作途中,滴滴顺风车女乘客被害案爆发。徒有琴提议,把这件事加进去。而现在,正是因为“举报删除事件”,反而让这个视频的转发率一路飙升,大家都抱着“再不看就没了”的心态,拼命分享。

毕竟,想要传播一本书,最好的方法就是销毁它。

“本来没有(被删除)这个事的话,我们可能还不会这么,但是既然你不想让大家看到,我们就不能成全你。我们做这个作品无愧于心,只是表达想说的话,我们不怕。”

为什么女性同胞们会这么欢迎这首歌呢?除了原作加成和中文版的词曲制作精良之外,这首歌一定程度上纾解了大家恐惧无奈的情绪。

面对不法侵害,女性需要的不仅仅是“女生不要浓妆艳抹,不要去酒吧,晚上不要打车”之类的训诫,而是自主生活的权利反抗的力量

正是唱出了大家的心声,「天朝渣男图鉴」才会这么火。

突如其来的火了之后,徒有琴也思考了很多。

还想做的事情,是让更多的人了解音乐剧。「天朝渣男图鉴」的影响力,对她来说是一个契机,也让她想要在未来更多的把音乐剧与社会问题结合起来。毕竟,艺术源于生活。

“未来的想法就是,继续做音乐剧中文翻唱吧,然后有条件的话,也可以继续做下一部原创音乐剧。毕竟这个东西,还挺费钱的吧……”

不想做的事情,是因为这一次的翻唱,被戴高帽、贴标签,从此活在别人的期待里。不管是辱骂声还是过分的溢美之词,她都选择不回应。

“这次我们为女性权益发声,下次可能为老人,为小孩,为男性。没有人能阻拦我们发声的权力。”

徒有琴说,她一直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小时候的第一个梦想就是做律师。而现在的她,更想成为一位有力量的创作者

“在音乐剧圈里,大家普遍喜欢外国的原版音乐剧,本质原因还是中国的原创音乐剧做的并不那么好。而当我们有了足够优秀的原创音乐剧之后,一定是中国人更能打动中国人。”

11月底,徒有琴的原创音乐剧《黑与白的证明》即将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再度上演,讲述的故事也是她一贯想要关注的社会问题:

一位女白领女性突然离奇死亡。案件还没明朗之前,各路舆论甚嚣尘上,吞噬了几位当事人……

 

(本剧将在11月24、25晚7点30于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小剧场进行两场不售票演出)

《黑与白》讨论了网络暴力,而现实生活中的徒有琴,也在经历网络舆论的洗礼。

在「天朝渣男图鉴」热转的第二天中午,徒有琴发了长长的一条微博表达自己的心情,在结尾她这么写道:

“……音乐剧真的不是很多人印象中离观众很远的‘高雅艺术’,只要结合本土文化用心去做,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爱上音乐剧!中国音乐剧加油,冲鸭!

本文转自知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