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量:4

张三丰和郭襄之间,金老寥寥数笔,便道出一段淡淡的暗恋情事.
第一次邂逅是在华山之巅,
“郭襄回头过来,见张君宝头上伤口兀自汨汨流血,于是从怀中取出手帕,替他包扎。张君宝好生感激,欲待出言道谢,却见郭襄眼中泪光莹莹,心下大是奇怪,不知她为甚么伤心,道谢的言辞竟此便说不出口。”
第二次相会是在少林,
“……郭襄循路下山,张君宝在她身后,相距五六步,不敢和她并肩而行……郭襄道:“张兄弟,你也不必送我啦。”呼哨一声,招呼青驴近前,张君宝颇为依依不舍,却又没甚么话好说。 郭襄将手中那对铁铸罗汉递了给他,道:“这个给你。”张君宝一怔,不敢伸手去接,道:“这……这个……”郭襄道:“我说给你,你便收下了。”张君宝道:“我……我……”郭襄将铁罗汉塞在他的手上,纵身一跃,上了驴背。
……张君宝垂泪道:“郭姑娘,你到哪里去?我又到哪里去?” 郭襄听他问自己到哪里,心中一酸,说道:“我天涯海角,行踪无定,自己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张兄弟,你年纪小,又无江湖上的阅历。少林寺的僧众正在四处追捕于你,这样罢。”从腕上褪下一只金丝镯儿,递了给他,道:“你拿这镯儿到襄阳去见爹爹妈妈,他们必能善待于你。只要在我爹妈跟前,少林寺的僧众再狠,也不能来难为你。” 张君宝含泪接了镯儿。郭襄又道:“你跟我爹爹妈妈说,我身子很好,请他们不用记挂。我爹爹最喜欢少年英雄,见你这等人才,说不定会收了你做徒儿。我弟弟忠厚老实,一定跟你很说得来。只是我姊姊脾气大些,一个不对,说话便不给人留脸面,但你只须顺着她些儿,也就是了。”说着转身而去。”

之后,他们便再未见过,许多年后,郭襄已死,空留君宝一人寂寞百年.
“……这事张翠山早听师父说过,殷素素却是第一次听到,极感兴趣,说道:“原来峨嵋派上代与武当派还有这样的渊源。这一位郭襄郭女侠,怎地又不嫁给张真人?” 张翠山微笑斥道:“你又来胡说八道了。”俞莲舟道:“恩师与郭女侠在少室山下分手之后,此后没再见过面。恩师说,郭女侠心中念念不忘于一个人,那便是在襄阳城外飞石击死蒙古大汗的神雕大侠杨过。郭女侠走遍天下,找不到杨大侠,在四十岁那年忽然大彻大悟,便出家为尼,后来开创了峨嵋一派。”殷素素“哦”的一声,不禁深为郭襄难过……
……张三丰和无忌自老河口渡过汉水,到了南阳,北行汝州,再折而向西,便是嵩山。两人上了少室山,将青驴系在树下,舍骑步行,张三丰旧地重游,忆起八十余年之前,师父觉远大师挑了一对铁水桶,带同郭襄和自己逃下少林,此时回首前尘,岂止隔世?他心下甚是感慨,携着无忌之手,缓缓上山,但见五峰如旧,碑林如昔,可是觉远、郭襄诸人却早已不在人间了……”
张真人将周芷若托付峨嵋,莫非是想她将来同无忌结为夫妻?也算是偿了他的愿.

张三丰从身边摸出一对铁铸的罗汉来,交给俞岱岩道:“……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郭女侠赠送于我……”

原来他一直都收着,100年来,他一直收着她送的礼,在身边.

所谓大爱无言,百年来,他未曾为她做过半点事,他只是钻研武功,光大武当,或许闲暇时候,他也会拿出那队铁罗汉和那只金丝镯,感怀下往事.其实,何必从此不见?她是个奇女子,他又何尝不是奇男子?只是他明白,她的一颗心,早就给了杨过.大悟后开创峨嵋,其后传位给爱徒,她的爱徒叫凤陵,风陵渡口,郭二小姐永世不忘.

真是可惜,她是一见杨过误终身,他又何尝不是一见郭襄误百年?

最记得的是老版倚天结尾的一句话:”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是的,一百年了,沧海桑田,君宝却不能忘.真正是百年孤寂为郭襄,敢笑杨过不痴情.

(按:网上曾见有专帖论述从神雕到倚天,从张君宝到张三丰,不变的是对郭襄的那份痴情,方才恍然继而叹服。选了这个类似的帖子绝大部分的内容(不记得是否原帖),不知作者是谁,然而要感谢那份阅读的细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